一葉

— 演算法是個心知你口味的專屬名廚,還是以『為你好』之名把你所見所聞都控制著的傀儡師?

自從facebook坐大以後,人工智能和演算法這個字就由人人追捧的新寵慢慢變成令人害怕的鬼魅。以我理解,演算法背後僅是我們每日都在用的統計分析方法;而其力量的泉源,是在於『收集大數據』這件事 — 也就是你一切的行為,都因為經過網絡以及各式各樣的系統去實行而有其記錄。

在大數據年代以前,或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可能24小時都監察住別人的一切。現在的網絡,以及一切IoT (智能乜乜、智能物物)把我們生活中每一環都逐漸放進資料收集的範圍裡。每件東西提出的誘因,都是為了『改善你的生活』,彷佛知悉你的一切,僅是為你度身訂造一切。你看到的資訊、廣告,都是誇誇群一般讓你感覺很爽,令你為了這些方便而交出你的資訊;甚至令你覺得你的思想和生活的決定權也應外判『廚師發板』,因為掌握著大量數據的系統比你還要『更了解你』。一段日子以後,系統對每個人的特色和個人資料都瞭若指掌;而擁有著這強大力量的企業就成就了大家的夢想與夢魘 — 因為在金幣的背面,就是你的數據既然存在,也就可以被用在其他地方之上。

我相信這是一個在網絡世代必需認知的一件事。在網上的一切,不論有沒有所謂的私隱條款,必須理解為公海、隨時有機會外洩。在網絡上的一舉一動,也是預設全部有記錄。有些對私隱較關注的人,會盡可能不留痕跡,或是有人會反過來以不同方式去散佈煙幕和擾亂記錄,例如大量製造隨機的資訊;更甚的,是掌控整個輿論或論述方式,也就是二十世紀少年或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所預視,讓所有的人都活在虛構之中。攻殼機動隊以及不同的動漫/電影作品都曾經探討過,記憶本身也是可以塑造的時候,現實和虛構的界線就變得模糊。隨著科技的進步,過千年來佛學、哲學等探討著知識論、存在等問題慢慢變成一個現實問題,實是福禍難料。

在大數據的年代,要如何去掌控各種度身訂造的機制也很花功夫,也很易令人想把一切決定都交給不同系統就算了;但自動波雖然方便,用棍波就是別有風味。訓練自己的覺知、把自己的生活盡量拿回自己手中,雖是不便,但更顯活在當下的襌意。

17.1.2021

一葉

一葉

80後,喜歡觀察事物背後的原理和運作方式,由抽象的編程開始,因不滿足於虛擬的世界而跑到現實中的工程學,最後踏上了中醫的路,放眼於人和自然上。